“希望老人”江诗信: 14年资助2164名学生就学, 因被偷7000元跳楼

正文:

江诗信在退休后,拿出了全部的家当,资助了两千多学生,曾经感动了整个武汉。

2006年,他选择用跳楼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,让人唏嘘和悲痛,那么,这样一位善良的老人,为什么会用如此极端的方式寻死?他到底经历了什么?

江诗信于1935年出生于武汉,他的父亲是老革命,在战争年代中为国捐躯。

包括江诗信在内,家里共五个孩子,全都由母亲一个人带着,母亲省吃俭用,还要到处乞讨才能养活这五个孩子。

后来,江诗信被送到了孤儿院,尽管可以吃饱饭了,但却经受着和家人分离的痛苦,直到武汉解放,一家人才最终团聚。

怀着报效祖国的心,江诗信14岁入伍当兵,后被分配到武汉市水产局严西湖渔场工作。

工作了半辈子的江诗信,因病于1985年提前退休,之后他领着退休金,过上了舒适的退休生活。

由于喜爱摄影,江诗信特意去复旦大学进修了摄影,三年后学成归来的他,想要办一个摄影展。

直到1992年,江诗信才迎来了一个好机会,他到山区乡间进行摄影采风,本想展示一下,家乡的美丽河山,以及发生的巨变,却看到了很多因为贫穷上不起学的孩子。

湖北丹江口市,一个叫陈家沟的小山村,有一位衣衫褴褛的7岁女童,光着脚,在路上赶着三头猪,跟在一群放学的小学生后面,眼中露出了羡慕的目光。

恰好,这一幕被正在采风的江诗信看到了,给他的心灵带来了巨大的震撼。

江诗信走上前,问那个女童为什么不上学,接下来,女童给出了一个原因,她的爸爸去世了,妈妈改嫁了,家里只剩下她和哥哥,两个人相依为命。

因为家里很穷,女童的哥哥给别人家放牛,而女童给别人家放猪,以此来换取一点生活费。

江诗信问女童想不想上学,这可戳痛了女童的内心,让她瞬间就哗哗流泪,还说出了很心酸的一句话:“我们生活都非常困难了,哪有钱上学呢。”

这让江诗信也跟着一阵心酸,当场拿出了身上的80元钱,给了这个女童。

也就是这次经历,让江诗信摄影采风的目标发生了变化,从赞美家乡的山水,变成了关注因贫穷上不起学的孩子。

面对采访时,江诗信说出了这样一番话:“我的童年就是在这样的苦难中度过的,所以看到这些孩子,就会感同身受,产生一种同情。

在湖北省天门市熊家河村,另外一个失学女孩,再次震撼了江诗信,这名女孩叫张晓丽,只有十岁,因为父亲去世,母亲生病卧床,她辍学了。

但是张晓丽非常喜欢读书,她在给母亲熬药的时候,还坐在板凳上,拿着一本书,正专心致志地读着。

由于被书上的内容吸引了,张晓丽拿药罐的时候,不小心把手伸进了滚烫的药汤中,导致手上烫起了水泡。

江诗信看到这一幕非常心痛和难过,问张晓丽想不想上学,在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后,给了她一百块钱。

在九十年代初,一百块钱可不是一笔小数目,尤其对于山区里的孩子来说,足够她几个月的生活费,或者是两个学期的学费。

这段时间,江诗信用照相机,拍下了一个个失学孩子的模样,无助,绝望,但又充满了渴望的眼神。

其中,有一张照片,让人看过后动容和伤感,照片上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,消瘦的脸上,满是委屈和伤心,双眼流着眼泪,照片上配上了一行字:“我是女孩,我也想读书。”

采风结束后,江诗信回到了武汉的家中,但他的内心久久不能平复,那些失学的孩子,全都深深地烙印在他的心间了。

于是,江诗信做出了一个决定,用余生,去捐资助学,让一百个失学的孩子重返校园。

接下来的十年时间里,江诗信每年都要穿梭于湖北、河南和陕西三省的15个县市的600多个村子,总行程达到了28万公里,相当于绕地球7圈。

江诗信曾经说过:“要说不苦不累,那是假话,但我有一个坚定的信念,想要帮助那些孩子,想到他们,我就有了精神支柱,再苦再累,也都忘记了。”

其中有一次送助学金,非常具有代表性,足以说明江诗信的艰辛,那是1999年的12月,气温寒冷,下着大雪。

江诗信知道了一对兄妹因为贫穷辍学了,便前往这对兄妹的家里,天不亮他就出发了,到了下午穿越了一座海拔一千三百米的山峰,由于体力不支,每走一段路,都要坐下来休息片刻。

他的身上只带了几个已经冻住的馒头,无法下咽,就把馒头放到衣服里焐热,等馒头有一部分软了,这才咬两口,然后再把剩下冰冷的馒头放入衣服里焐热,再吃几口……

尽管路程很艰辛,但好在江诗信于晚上八点,平安地抵达了那对兄妹的家,给他们送去了衣服,生活费和学费。

也正是因为风餐露宿,让已经64岁的江诗信病倒了,他瘫坐在地上,脸色苍白,直冒虚汗,被村民搀扶着才能站起来,接着他被村民背到了村卫生所,在村卫生所打了三天的吊瓶才好转。

其实,这并不是江诗信在助学的路上第一次生病,这十年的时间,他先后大病过四场。

他得过严重的肝病,血吸虫,还患上了严重了口腔溃疡,口腔里都烂了,舌头都是黑色的,而且舌头从中间裂开了,半个月都无法正常吃饭。

但他却没怎么治病,依然奔走于乡村之间,走访学校,联系失学家庭,为他们送上爱心。

在助学的路上,他四次病危,写下过四份遗书,但这并没有打消他的信念,也没能阻止他去帮助失学的孩子。

他还留下了遗言:“如果有一天,我离开了人间,请我的老伴和子女不要难过,只希望可以继续我助学的事业,让那些穷困的孩子,可以继续得到救助。”

这些年,江诗信节衣缩食,把自己存的十多年的七万元退休工资都用于捐助山区里的失学孩子。

有人问过江诗信为什么喜欢穿草鞋,江诗信给出了一个十分质朴的回答,山路很滑,穿草鞋防滑,如果穿皮鞋,很硬,容易摔跤,而且皮鞋贵,他是自费来的,省下一分钱是一分钱。

除了穿的方面节省,在其他方面也尽量节省,江诗信从来不买水喝,渴了就去河里喝水,饿了就吃馒头,去资助孩子从来不坐车,都是步行去孩子的家或学校。

另外,江诗信的家里原本没有什么家用电器,是女儿工作后,给父母买了一台电冰箱,还装上了地板砖,还有家里的电视机,洗衣机都是别人赠送的。

因为江诗信常年在外面奔波,一年当中有九个月都是离开家的,所以他无法照顾家庭,家里家外都由老伴一人操持。

江诗信说是水产局的退休干部,但他的家可一点都不符合这个身份,一家人住在单位的宿舍,还是最顶层,由于江诗信也顾不上维修,屋顶一直在漏雨。

江诗信对子女是有愧疚的,他有一儿一女,儿子常年在外打工,女儿学习非常好,中考成绩580分,可以上重点高中,甚至是考上大学。

但女儿非常懂事,理解父亲助学的苦心,不想花费爸爸用来助学的钱,所以只报了一所中专,毕业后,尽快自力更生,也算是间接支持了父亲的助学善举。

江诗信把“舍小家,为大家”的精神发扬光大,但他也有感到力不从心的时候,当他看到需要资助的失学孩子太多,而他自己一个人的力量还太微薄,往往会觉得精神压力很大。

这时,江诗信想到了一个办法,可以向社会上其他的爱心人士求助。

于是,江诗信把曾经拍摄过的,几百张失学孩子的照片,都贴到了旧挂历上,到处展览,上百次的展览后,让更多的人知道了那些贫苦的孩子,也认识了一直在助学的江诗信。

这些主题是帮助贫穷失学孩子的摄影展,激发了很多人的共鸣,掀起了爱心潮。

每次展览结束后,都会有人问江诗信:“这些是真的吗?真有这么穷?简直不敢相信,我怎么能帮帮他们?”

每次江诗信都是回答:“是真的,我一直在资助他们。”

其中,有一副照片,震动了很多人的心扉,有一户人家的三姐妹全都失学了,江诗信给三姐妹照了一张照片,这还是他们人生第一次照相。

13岁的姐姐,穿着明显大了两号的汗衫,衣服的前面已经破了一个大洞,但并没有缝补。

10岁的弟弟光着上半身,光着脚,裤子也是破破烂烂的,8岁的妹妹穿着一件破烂的衬衣,扣子都掉了,还是用别针把衣服拢上的。

一位退休女工,看完这幅照片后,难过地落泪,找到江诗信,表示愿意拿出每个月仅三百元的退休金中的一部分来资助他们。

2004年9月,江诗信爱心助学志愿者协会,在武汉市洪山区挂牌成立,这标志着,江诗信的助学事业,从个人转型成了慈善团队。

不久后,江诗信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成立,江诗信爱心网站成立。

那些贫困的孩子,还有江诗信助学的事迹,可以通过更多的渠道,被更多的人知道。

在江诗信大爱精神的感召下,180多个单位,2000多个志愿者,展开了助学行动。

其中,国信武汉分公司捐出了三十万的助学金,和五万元的教育设施,另外公司的近八十名员工,纷纷向失学的孩子伸出了援手。

华中科技大学的师生们,向山区的失学孩子捐款,让爱心传递下去。

短短两年的时间,到2006年,江诗信爱心助学志愿者协会,已经收到各界的爱心捐款430万元。

江诗信管理这么多的钱,全都用在了失学的学生身上,自己不敢多花一分钱,他每天只吃两顿饭,早上吃两个馍馍将就一口,中午吃非常简单的饭菜,有时候就是馒头加咸鸭蛋,他之所以那么瘦,还有口腔溃疡,主要就是因为营养跟不上。

另外江诗信穿的衣服非常简朴,常年都是一套衣服,而且还是别人送给他的,尽管协会有钱了,但他公私分明,没有给自己买过一套衣服。

他出差时,或者去乡村助学,车旅费本来是可以让协会报销的,但他全都是自费。

有一次有单位邀请他去演讲,给他安排住四百元的宾馆,但他完全睡不着,他觉得太贵了,这笔钱够一个学生一学期的学费加生活费了。

但江诗信在资助失学学生这方面,从来都不手软,遇到一个需要帮助的孩子,他都会把身上所有的钱都送出去,很多时候,往往连回家的路费都没有,还需要跟家人打电话求助。

2005年,江诗信七十大寿的时候,亲人们给他办了一场酒席,但他却把所有的祝寿钱都转入了爱心助学协会的账户上。

还有一次,协会购买了一批爱心衣服,运到郧西县的乡下,送给那些贫困的孩子,而这批衣服的运费两千元,却是江诗信自掏腰包。

尽管很苦,很难,但只要江诗信看到那些失学的孩子可以继续读书了,那就是莫大的欣慰,让他觉得自己做的一切都值了。

2006年10月的一天中午,一个陌生人来到江诗信爱心助学协会,声称他是志愿者,专门来捐款的,江诗信接待了他,并对他表示欢迎。

江诗信给那个人倒了一杯茶,两个人闲聊了一会儿,那个人问江诗信平时都是怎么捐款的。

江诗信指了指桌子边的背包,告诉对方,有时用那个爱心包,有时是银行卡转账。

因为下午要去送助学款,江诗信忙着查看助学名单,那个人趁机把爱心包里面的七千元现金偷走了。

那个人离开后,江诗信才发现,出去追那个人,但人已经不见了,随后江诗信报了警,但警方在短时间内,也无法找到那个偷助学金的人。

这件事成为了江诗信的一个心结,他总是担心别人怀疑他贪污了协会的七千元钱。

老伴劝过他很多次,说他以前捐了那么多的钱,名声那么好,肯定不会有人怀疑的。

但江诗信还是非常焦虑,让协会的上级单位查账,不过领导都非常信任他,也没有继续追究下去。

可江诗信还是会觉得歉疚,跟朋友打电话时痛哭了出来,说出了这样一番话:“钱在我家里被骗,别人会说我老糊涂,大家会不会怀疑我说谎了?”

这件事之后,江诗信就经常把自己关在屋子里,整个人在发呆,后来他又打听自杀的方法,并且在家里上吊未遂,被老伴救了下来。经常自言自语叹道:我做了14年好事,他干嘛要骗我啊?

2006年11月24日,江诗信从十楼跳下,当场身亡,时年71岁。

很多人可能不理解江诗信为什么要自杀,其实,他的内心非常憋屈,对于做了十几年好事的江诗信来说,清白的名声是他十分看重的,他捐款的账目也是清清楚楚的,可如今7000元不翼而飞,他心里很自责,所以这才一时想不开寻了短见。

截止到江诗信去世,他个人加上后来成立的爱心助学协会,已经帮助2164名失学孩子重返校园,39人考入大学,300多人找到理想工作。

而且江诗信爱心助学志愿者协会的影响力非常大,在全国遍地开花,在各大城市中已经有六十多个捐助联络点。

江诗信去世两天后,武昌殡仪馆举行了一场追悼会,曾经被江诗信资助过的三百多名学生到了现场,亲自给这位恩人送行。

在悲痛中,还有学生跪倒在地,并痛哭了出来。

另外还有社会各界人士,林林总总几千人,都到了追悼会现场,给林诗信送行。

“老江太苦太累了,这次算解脱了。”江诗信的老伴,怀着悲痛的心情,哭着说出了这句话。

江诗信曾经的同事说过:“江老走了,愿这人世间,能让他少一些牵挂,愿他可以在天堂里多多休息。”

因为江诗信的善举,他被评为全国老干部先进个人,又由于他给众多失学孩子带去了上学的希望,因此人们送给他一个尊称“希望老人”。

希望老人所带来的,不光是捐助了多少钱,而是到处寻找山里命苦的孩子,他们没见过外面的世界,是希望老人给他们打开了一个崭新的世界,并带去了人生的希望。

尽管江诗信已经去世,但他的大爱精神还在延续,捐资助学的善举没有中断。

江诗信拍摄的照片,仍然在举办影展,当地5所高校的9名大学生成为志愿者。

湖北工业大学的一位学生付志学在采访时说:“我听说了江老的事迹,被他的精神感召,愿意加入志愿者队伍,宣传他的精神,为救助贫困学生尽一份力。”

另外一位志愿者大学生说:“我小的时候因为家里贫穷,也差点失学,在很多好心人的帮助下,才上了大学,现在我要做一个积极的志愿者,去帮助别人。”

江诗信去世后,他的爱心助学志愿者协会还在继续运作,由一位专职人员掌管,还有几十位志愿者流动式加入协会帮忙。

其中,张娟是协会的第一批志愿者,她的父亲早逝,弟弟有残疾,差点因此辍学,是江诗信找到她家,提供了资助。

就在江诗信爱心助学志愿者协会成立的这一年,张娟考上了湖北工业大学,刚迈入学校的大门不久,她就来到协会当志愿者。

面对采访时,张娟说:“来到协会后,我们把江爷爷拍的照片拿到社区展览,让更多的人看到,让更多的人去帮助那些孩子,平时我在协会会整理资料,别人捐来了衣服,我会帮着整理。”

张娟快要毕业了,尽管她可能不会再去协会当志愿者了,但她表示,以后只要有能力,就会尽力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,因为爱心是永存的。

作为专职人员的宋宫友,继承了江诗信的遗志,并且完全踩着江诗信的脚印,每天做着捐资助学的工作。

宋宫友在1998年和妻子一起下岗,只靠400元低保维持生活,儿子考上大学时没钱,后来一家报纸刊登了他家的事情,七八个好心人给他家捐了五千元钱,解决了他家的困难,但那些好心人没有留下姓名和联系方式。

宋宫友一直想为助学尽点力,听说了江诗信的事迹,便被那份大爱的精神感召而来,加入了江诗信爱心助学志愿者协会。

在协会成立的两年时间内,宋宫友已经5次跟着江诗信去贫困山区助学,对捐助的过程完全了解。

就在江诗信去世后,宋宫友表示,协会是因为江老的名声而成立的,江老去世了,大家都觉得没有主心骨了,但江老把那些孩子托付给他,他还是要继承江老的爱心事业。

江诗信去世一年后,宋宫友了解到彭汉青学习成绩优异,但父亲患上风湿性心脏病而丧失了劳动力,母亲在家里种一亩地维持生计,彭汉青因此差点辍学。

于是,宋宫友便前往彭汉青的家提供资助,让彭汉青顺利进入了武汉理工大学,彭汉青特意写了一篇题为“传承博爱,铸就永恒”的作文来表达对江诗信和宋宫友的感谢。

从江诗信一个人,到后来的爱心助学志愿者协会,再到影响了千千万万人,爱心在发扬,希望在传递。

江诗信老人倾其所有,献出爱心,激发良心,对于那些贫困孩子是功德无量的。

最后,用江诗信老人去世前说过的一句话,与众人共勉:“捐资助学这条路很艰难,但我无怨无悔,贫困山区的孩子太需要温暖和关怀了,我会坚定不移地帮助他们,直到生命的终结。”

posted @ 22-05-11 03:32  作者:admin  阅读量:
新宝彩票平台,新宝彩票官网,新宝彩票网址,新宝彩票下载,新宝彩票app,新宝彩票开户,新宝彩票投注,新宝彩票购彩,新宝彩票注册,新宝彩票登录,新宝彩票邀请码,新宝彩票技巧,新宝彩票手机版,新宝彩票靠谱吗,新宝彩票走势图,新宝彩票开奖结果

powered by 新宝彩票 @2014

Powered by 新宝彩票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